主页--->m-morricone--000-->m-morricone--011

PC ENG
沉痛悼念音乐大师埃尼奥 莫里康内
1928.11.10---2020.7.6.
本栏目欢迎大家踊跃投稿,稿件请发到 qilingren@163.com 本站将如实和快速地编辑发表,谢谢
You can submit in English, please send to qilingren@hotmail.com. It will be translated into Chinese and published here. Thank you

我和莫里康内专栏-011

悼念大师

作者 陶嘉
2020.7.29


得知老人家仙逝的消息,我正在旅途中,奔波在法国西南的乡野,寻觅考察古老罗曼风格教堂, 心情很沉重,于是从那一刻起,只要行车,就在车里反反复复播放他的乐曲,百听不厌,您懂的,就算
我以这种方式表示我对他的敬意和怀念

回到家后没有多久,又听到法国西部南特大教堂火灾的坏消息,今年真的是一个多事之秋,唉,一言难尽,2015年3月,我曾经特意从巴黎出发”追星“,乘坐高铁去南特聆听了莫老亲自指挥的电影音乐演奏会,留下美好的回忆,当年的夏季,又再次乘坐高铁前往法国南部的尼姆市,再次聆听老人家在有2000年历史的古罗马竞技场的演凑会,在千千万万的莫迷中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,那荡漾的美好旋律永远留在我的脑海。2018年,朋友邀请我,在巴黎第三次聆听他老人家(89岁高龄)指挥的演奏会,想不到居然是永别。无论如何,我感到欣慰和知足的是,我短短的几年中,有三次机会在法国亲眼目睹亲耳聆听了莫老指挥的演奏会

2016和2017年,分2次,沿着古老的圣地亚哥千年朝圣之路,我徒步1700公里,2个半月从法国到西班牙最西北 的“天涯海角”,一路上几乎天天戴着耳机听着莫老的乐曲,给了我无穷的力量,尤其是 Nella Fantasia 和 Love Theme (“天堂电影院”),并与朋友们分享。记得为了表达我对莫老的尊重,我在2017年6月10那一整天,从法国出发,翻越比利牛斯山,到达西班牙,穿的就是印有莫老姓名的体恤衫(附图), 一路上通过网路关注和追随我的网友们都受到这些乐曲的感染。

莫老已去,但是他的灵魂通过他的音乐作品,与我们同在,这个世界上,所谓大人物们都将灰飞烟灭,只有艺术家和他们的作品才是永恒的,才流芳万世。

下图1 : 2017年5月17日到达法国西南的默瓦萨克(Moissac),基督教世界最美丽的修道院回廊大门外。
法国西南的默瓦萨克(Moissac),基督教世界最美丽的修道院回廊大门外
下图2 : 2017年6月10日翻越比利牛斯山
翻越比利牛斯山
下图3 : 2017年7月20日到达离圣地亚哥最后100公里的界碑前(穿黑衣,Ennio Morricone)
 
离圣地亚哥最后100公里的界碑前(穿黑衣,Ennio Morricone)
 
陶嘉个人专栏 >>>>>>
陶佳个人专栏
陶嘉美篇总目录 >>>>>>
编后又及:今天(2020.7.31)又接到陶先生的一个邮件,谈到他最近和北京的一家机构合作,准备举办 面对全球华人的“罗曼艺术”线上讲座,现将内容转发欢迎大家参与
由于疫情的原因,我的欧洲深度游工作彻底停摆,我最近这几个月在准备我的第一场视频网课, 和北京的一家机构合作,以小鹅通软件的方式,运用PPT, 向分布世界各地的华人朋友们传播,8月底将推出第一课,9月初第二课。已经有了130人报名,乐观估计最终人数会超过200人。我的课题是 “罗曼艺术”,尤其是西欧的罗曼教堂,这种艺术存在于古罗马帝国灭亡之后和哥特风格出现之前,并延续了300年(国内称之为“罗马式”建筑,这是错误的),我在准备课程的过程中,也多次到法国各地考察,并阅读,这一过程其乐无穷,我发现这种建筑艺术真是西欧文明承前启后却并不真正为人知,尤其是不为国人所知,因为幸存的建筑都在偏僻的乡野农村或中小城镇,国内游客很少有机会看到,所以我觉得自己更加有责任和义务传播文化。等我的视频讲座结束后, 我把链接发给您,如果您有兴趣,欢迎观看和讨论
热烈欢迎大家报名参加。陶先生的电邮是bertrand.tao@sfr.fr
预祝讲座圆满成功
站内百度搜索
 
eXTReMe Tracker
本站地址 http://morricone.cn
本站二维码  Home-mobile
信息产业部备案序号(2014): 苏ICP备11039856号 © 2015 hwg 版权所有